什麼時候開始擔心閉上眼睛。

擔心閉上眼睛之後‧自己沉睡了多久?




幾個禮拜了‧我看著淡水的日出日落。
即使身體正抗議著,但是大腦卻不停傳達清醒的命令

望著電腦上的名單,仍是做著重複且相同的事
暫時的已經不知道什麼是喜怒哀樂了
面無表情的,催繳那一天拖過一天的東西。



人在進入一個期待且嶄新的環境時,興奮與熱情總是無可避免
而離開了一個充滿回憶與習慣的場所時,傷感和不捨也如海水的潮浪般
一波又一波的捲襲而來,一次一次不斷的加強。
直到完全侵蝕了內心的某一角。

平復‧然後退去。



不知道該說什麼話的對話
不知道該做什麼事的瑣事

對我來說習以為常,卻又渾身的不習慣。

忽遠又忽近的距離,似乎比遠方還更為遙遠。



熟悉卻又陌生的交談
接近卻又遙遠的感情
我似乎明白‧卻又充滿疑問















一但離開之後,


是否距離不再是距離、熟悉不再是熟悉、對話不再是對話、對方不再是對方


而自己不再是自己。














我知道

即使未來

不再熟悉、不再對話。
但你我不變。

只是環境變了,時空變了。
似乎你也變了、而我也好像變了。
或許都沒變,變的可能只是逐漸淡去的交集、逐漸淡去的感情。





而我還在探究那彼此的因果關係
















原來‧


感覺變了‧


或許變的不是對方


而是自己。

kf04045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