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只屬於一個人的日式料理
筷子遲疑了‧涼麵上方盤旋著。

早上醒來收到解釋的回訊‧我面無表情,似乎想要隱藏失控的情緒。
網誌上瘋狂咆嘯,現實則輕聲細語,對著毫無相關的人抱怨遇到的荒唐事,卻無力改變現在的窘境
只能任由旁邊搞不清楚狀況的朋友,任我疲勞轟炸,直到他們失去耐性為止。

劉老的話 又在我耳邊想起了
很刺耳‧很痛‧很煩。


幹麻管別人
又幹麻要參予一些自己能力會搞的很辛苦的傻事

我大可翹著二郎腿,快樂的將小說情境帶入我的靈魂裡。
也可快樂的成全別人的想法,讚許他們的生活態度,肯定他們的作為
或者是選擇不理,就當個十足的觀眾,閉上嘴巴,欣賞別人人生所上演的戲碼。

但是太多太多的自以為了。

【我覺得這戴綠帽的男子一定會選擇原諒她紅杏出牆的老婆,這才是真正的愛。】


即使後來結局不是這樣鋪陳的。

【狠心的男子在老婆沉睡時,拿著廚房的菜刀,狠狠砍了她一百刀。】

戲終人散時,旁人冷冷的看著我

【這才是現實的愛。】





我睜大著眼,下巴整個掉下來了,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彷彿這世界要照著我的邏輯旋轉。
而大家會欣然接受我所預想的結局。












一個自以為到無可救藥的人
















我。

kf04045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ennyQ
  • 你看吧<br />
    <br />
    變黑暗了黑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