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度的狂歡之後就是極度的落寞。
陌生的肢體接觸換來了短暫的快樂,
但言語交談卻像蜻蜓點水般不著邊際的划過。
本末倒置讓人感覺頭上腳下彷彿腦充血。
然後只能說自己病了。


危機意識在時間的流逝中越來越讓人感覺不安。
日夜的顛倒讓每一天變的更短了,於是更不想張開眼睛。

怕刺眼的陽光好像會提醒什麼似的
提醒自己用了多少酒杯串起了燈紅酒綠的生活
提醒自己花了多少時間浪費在無意義的蹉跎上


你說這是人生?





























我想這只是空白的書頁而已。

kf04045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