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拿單純做為藉口慣了,感覺在這幾年來,
我對陌生人的文字和語言漸漸失去了判斷的能力....
玩笑和認真、委婉拒絕和接受、稱讚和諷刺、虛情假意還是真誠相待


我不能精準的抓取到對方最正確的表情。



然後只能憤世嫉俗的怨恨那些複雜和做作的人們
卻從來不曾責怪自己的愚蠢。





對自己的期許


在朋友前,做個直接的自己。
在社會前,當個精明的夥伴。

kf04045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