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初冬的暖陽,把整個淡水河照的金亮。
看著捷運車窗外的關渡大橋。
我告訴自己又回來這裡了,回到這熟悉的地方

這裡是我第二個家,在大學的四年裡
我走了無數次的老街和英專路,
花枝丸的價錢從一串10元漲到15元
河岸也變得更寬廣,能容納更多遊客走動
淡水默默的在變,但離記憶中的還是相去不遠,
所以還是覺得熟悉和溫馨,就像是拜訪了一個久未見面的老朋友

這一兩年,不變的似乎只有我
但這不變根本不是件好事
他代表的是,這一兩年,你還是過得跟以前一樣糟糕
工作沒進展,也沒有可以緊握雙手的另一半
所以你只能嘆口大氣,倚靠在河邊的鐵欄杆
然後茫茫然的思索著,明年同一時間,我還會不會是這樣子






我想 連我都沒勇氣 說出 不可能 這三個字








花枝丸還是一樣好吃呢 真該死.....






這地方最讓我痛很的一點



就是我的體重從未在淡水下降過~~~






宵夜來去吃源味魯肉飯好了....(自暴自棄...)

kf04045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