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不知道這裡有多美。


我自顧自的說著,你只是毫無概念的點頭。


我問:「這是不是距離?」


一段不短不長的沉默。








別想太多,這只是你自身的感覺罷了。


然後我倆傻傻的笑著。




這邊很冷,凍的令人刺骨的寒風,毫不客氣的從我身邊吹過。
我在回觀測所的路上無法直線前進,就像是個失態的醉客。


樓梯上‧溫度計顯目的紅色直線迅速落下,始終回不到刻度寫著10的位置
我還一度懷疑溫度計是不是壞了,
直到屋外的寒風吹的我直打哆嗦,我才數據化了這波東北季風的威力。


整天都不超過10度的東北季風。


厚厚的雲層將原本的藍天掩蓋住了,海面上是一片的死灰。
沉澱在海底中的泥沙,也因為海面的洶湧翻騰,浮上了海面。
浪花狠狠的打在北固礁上,似乎不懂得留情,
我可以淺嘗到,強風把浪花吹上了岸,那鹹鹹的海水味。


星空不見了,夕陽不見了。
唯一見到的,是停航四天,緩緩駛進碼頭的合富輪。


什麼時候可以載我回去呢?

我仍然在等待。


電話中老媽關懷的聲音,總是會讓我鼻酸一下。
這已經變成了一種很自然的生理反應。


我太依賴了,依賴親情、友情所賦予我的溫暖。

我隔著手套呼氣,雙手不斷的來回摩擦著。


現在‧我要靠我自己。


而你也是‧他也是。

我們無法一生都仰賴別人,或者是期待別人給我們些什麼。

如果這條叉路是必然的,不需為別人換了跑道。

若是有緣,兩條交叉路總是有相會的一刻

就像是我戴上學士帽的那霎那‧和入伍新訓的那天‧亦或是船緩緩開離了基隆碼頭。

不斷的交叉,卻又不斷的交會。



你聽清楚了我的故事了嗎? 我真的很樂意與你分享。
而我也感謝我們的生活曾經那塊交集的部份,我會好好保留著。


是我不懂得經營,對新事物抱著太大的好奇。
而挖東牆補西牆的心態又讓我繼續了下去。
莫名的執念 讓我深信著。


我總會遇上個什麼。









我停下了。


你問:「你不繼續說了嗎?」


有些事情是不能勉強的。


我轉頭,關上了門。


哪天,就請你自己打開這扇門吧















畢竟那扇門也不是永遠都要我開。

kf04045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裕文
  • 哇 看了你ㄉ網誌真有感觸 雖然自己還沒服過兵役 但在服役期間的經歷卻是特別令人回味 <br />
    每次聽我哥說當兵的事情也是沒什ㄇ感觸 或許是要自己親自經歷才能體會的吧 <br />
    明天好像又會變冷了 在東引的溫度也會驟降吧 多注意保暖吧 <br />
    希望你能早日休假 不知道你看到我ㄉ留言時是哪一天ㄌ <br />
    加油加油加油 還有另一淡江的朋友在這為你祝福~
  • changrung
  • 你也會當到兵的<br />
    到時候你就好好體會箇中樂趣吧<br />
    返台記得跟你老哥一起來找我吃個飯吧。
  • 你小弟
  • 你就像被流放在外的詩人<br />
    <br />
    哈哈
  • changrung
  • 詩人咧<br />
    <br />
    我覺得我比較像是個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