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聽見,潮水捲動碎石粒的沙沙聲。


最近幾日,藍天出乎意料的捧場,艷陽當空,彷彿是替夏季打了一場免費的預告。
在冬天淺棕色的山丘,不知何時,早就披上了一層淺綠色的淡妝。
懸崖邊的南方薊,也迫不即待的展現出他那淡紫色的花苞,
小薊的葉緣邊,小而銳利的硬刺,提供了他們在這島上生存的最佳武器。
海風吹拂,顯眼的花苞隨風搖曳,實在很難讓人不注意到它們。

但我視線卻停留在一整片的小黃花海,不忍離去。

在從寢室通往值勤室的小路上,有著一片一片不連續的小黃花海。
面積不大,但足夠讓數個人在這片花海中翻滾,只要旁邊沒有狗大便跟該死的南方薊阻擾的話。
這景色讓人想抓住最後春天的尾巴,好好在這片花海中享用一份豐盛且美麗的餐點。


遙遠的海平線已經模糊,海與天連成一氣,我低頭一看,

原來藍天很近,只在我的腳下而已。

















那離我越來越遠的東西是什麼?



我看不清楚,



只有漁船緩緩駛離所拖曳的痕跡。



還有我一個人凝望的身影而已。

kf04045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