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個禮拜,我們觀測所的最佳守護者,士官長"莎莎",懷孕生小孩了。
先不說他在發情期間有多淫蕩,成天跑去與狗男人廝混也不願意守護我們隨時有可能被督導的觀測所。
我們還是很期待她懷胎數月之後所產下的小寶貝,
在它產後的幾天,我們鼓起勇氣低著頭跑進那廢棄堆滿雜草的碉堡裡,
一進去之後,看到它的孩子們,我們整個傻住了。
有十隻,不多不少剛好十隻。

小小的據點根本養不下這麼多隻狗,我們心中暗驚。
觀測所在莎莎不知道第幾代的小孩"啤酒"、"阿比"(都是酒的名字)走失之後,
莎莎有段時間是很落寞的,
直到兩個月前,我們從連上抱回一隻被遺棄的小狗"皮蛋"
才讓死氣沉沉的莎莎和觀測所恢復了一點活力。


但是這隻新成員"皮蛋"有點白目...
時常跑去鬧莎莎,後果就是它被莎莎嚇到從二樓摔了下來。
從此之後腦袋也不靈光了....變的笨笨的,而且很膽小。

但是我還是很心疼它,尤其每當我看到它那雙有點無辜、孤單的眼神時。


我想我老了之後也會想自己養養幾隻阿貓阿狗吧。
他們似乎補全了我心中某一塊小小的缺憾,軍中生活有了它們我覺得更美滿。


我很喜歡在日落時分,獨自坐在觀景台上,看著太陽緩緩從西邊落下。
弟兄們都勸我小心,叫我想開一點...因為我只要再往前幾步,就會跌落懸崖。
但是懸崖外的景色太迷人了,我不知道我在哪裡還可以看到這樣相同的景致。
可是我知道我不會永遠待在這裡,所以我很珍惜這裏的風景,
每一次的日出日落,每一次的星空月光,每一次的台馬輪所駛離的背影,我都百看不厭,
並且牢記在心。

留住瞬間的美,不一定要靠相機。
文字的回味與內心的記憶,我要深刻到讓這幅景色永遠像照片般清晰。
這是我在東引不能使用相機的安慰話...(默...)




回到現在,眼前的景致

這是我第三次坐上合富輪‧

我低頭看著水面濺起的陣陣浪花,心中所想的都是台北的繁華。

數百、數千張永不褪色,色彩鮮豔圖像,又在我腦袋裡翻轉了。

















看來我最想看到的還是印有7-11的發票吧....

kf04045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