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這次的爭吵有點莫名其妙。
對象連我事後回想起來,都有點匪夷所思。
平時連網咖音樂開太大聲都不太敢出聲制止的我。
竟然洋洋灑灑在檢討報告檢討起了副連長,
而且還與他在莒光課的時候對嗆起來。

其實這次的對幹真的沒什麼必要,
副連長過幾天就要回台受訓,
回東引之後就接營幕僚,也不會再回到連上,
只要牙一忍,其實可以安穩的度過的,
1000字的檢討報告只要符合他的要求,
竭盡所能的說自己的過失,然後附上改進做法等一堆廢話
他是不會再跟你計較的。

但是我還是股起勇氣和那最後一絲的憤怒寫了那份有一半根本不是在檢討我的檢討報告。
當然他看了之後大為光火,與我對罵了一陣。
我得承認我在那次的爭吵中完全佔不了上風
簡直就是一條被撈上來的魚,在岸邊做垂死掙扎。

爭吵完之後,我覺得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宣洩。

副連長是在我當兵的主官之中,最有觀念也最會做事的。
他能力很強,軍中的環境和生態他已經徹底摸透。
很有一套自己的管理方法,做事也不拖泥帶水。
只是他做人真的讓人太爭議了,詳細的我已經懶的多說,

我在他和我們排長身上看到了做人與做事的矛盾掙扎。
會做人但不太會做事‧會做事但不太會做人。
我遲疑了,但我還是做出了選擇。


於是我跟他大吵。
即使在別人眼中,那是一個"多餘的勇氣"‧毫無意義。













但我覺得我又做出了一個不違背自己內心的決定‧我覺得爽快。
就是這樣。

kf04045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ybelovem
  • 呵 ~ 有種唷
  • 生日快樂那篇不回覆 很明顯是心虛。

    kf040454 於 2008/06/10 08:56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