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覺得自己很像六人行裡面的錢德。
總是說些自以為幽默的話語來掩飾些什麼。

然後自顧自的傻笑。

如果可以一個人痛快的喝酒,舉起酒杯對著無人的房間乾杯。
生病的時候可以自己照顧自己、難過時可以拍拍自己的肩膀,說:「沒關係,還有機會。」
所有的喜怒哀樂,都可以與自己分享。

那這個人是不是就不需要朋友,或者是家人。






















我想我只是沒看到他(她)的眼淚吧。















畢竟我們都是人。

kf04045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